灵犀乞巧‖青弘泥塑|青弘

发布时间: 2016-07-07 00:00 
分享到:


青弘泥塑
青弘随笔
话说泥塑

青弘泥塑欣赏

青弘随笔

我是流浪者:青弘。

我愿做佛前那一朵莲,修炼今生今世的孤独之境。

通常我作画,都是一物一图,一图只当一个“特写镜头”。

早期我画画有将唐卡,工笔,水墨之特色取而相结合,没有得到执政掌管书画的领导认可。

今日,我将工笔、写意和张大千的泼墨风格又尝试做一次新的相融合,估计也不会得到某些与书画艺术相关的执政者认可。

其实,我的知己在远方,而不在相关政府部门。

尽管我的作品有绚丽的颜色,但是它依旧还是孤独的,力求出尘无染……

我眷恋八大的“孤”意。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孤寡少言的人。背着一个书包,包上挂着一只葫芦……一个人独往独来。

我一直在用肉体去体味孤独无依的感受,因此我离群索居好些年,流浪好些年!处在孤迥的状态,独守一花一叶一世界!如我在纸上作画:一片孤舟,一个孤影一根枯枝……知我者,亦解八大之精神,不知我者也无需多言解说。

我爱极了八大那种强烈的孤独,高洁之气!他画的小雀,体态渺小,无灿烂之羽,无树木可依,多是独立悬崖暂栖身,危石孑立。八大笔下的一只小雀,一个在空城中嗷嗷叫唤,在悬崖峭壁中无以为助,它似乎是那样的可怜。就像我塑的莲,她是那样的孤立,色调是那样的寒冷,尽管采用了红、黄、蓝、绿,那么热闹的色彩,其透射出来的还是那样的冰冷与孤独……我作画,念八大的哀伤情怀。他内心的平静安宁,更是超越于危困的世界,以心灵为“菩萨行”。立于枯枝的那颗孤寂的心灵,是多么孤独而纯净,空空如也,无依无靠,色亦空茫,幽绝冷逸。

他的孤独是一种智慧。我学习他的智慧,所以才感到孤独。从辩证哲理而论,“我们”就是一朵孤独的莲,花开花落,瞬间消逝的一生,不正是人的生命过程吗。“我们”只是短暂栖居在人世间,在佛前做一朵宁静而孤独的莲。好比一趟孤立独行的人间历程,无所依靠是“我们”生来的命运!

最重要的是,我敬佩八大的风骨,自尊的气节!他的作品,淡定如微、平如秋水。孑然一身,孤独飘零,在其精神错乱之时,一人在街上,粗头乱服,形同乞丐,晚年的生活更是到了吃了上顿无下顿的地步。我与山人有着极其相似的命运和经历……却也没能继承他九牛一毛之特色!惭愧呀,惭愧!!!

我被困于危机,却无法效仿他笔下的一朵小花而临危不惧!怕极了这动荡不安的外界,怕极了世间的无常!淡定二字,烙刻在心间,却也不时的冲动,不禁微波涟漪……

就算如此!感觉上我不安于心!其实内心深知,一切动荡都是外在的,淡定必然深沉。

一朵孤独受摧的莲,是这样的百折不屈!这便是我生命的尊严!一个充满圆融的世界,危机四伏,最后坚持的尊严是不可沦陷!

今日我见钝山先生堪石“八大之鱼”有感而发。略记以抒情怀。

话说泥塑

泥塑工艺源远流长,是由中国历史上漆器艺术中堆漆工艺发展演变而成。

中国的漆器工艺追溯到新石器时代,距今约一万四千年前,在浙江的河姆渡文化遗址与江苏的良渚文化遗址均有大量的漆器文物发掘。“泥塑”早期被称之为“堆漆”。堆漆在漆器分类中又称“堆起门”(即用漆灰堆出花纹),上面再加雕琢描绘的各种漆器,目前有据可考最早堆漆为汉代。中国传统漆器不是某一文化与地区所有,但温州漆器工艺在历史上很有显赫地位。北宋庆历三年(公元一0四三年)建成的温州瑞安慧光塔,发现用堆漆工艺作装饰的“经函”与“舍利函”。经函的外函用漆灰堆出佛像神兽、飞鸟、花卉等纹饰并嵌小珍珠。另在北宋初期江苏、苏州瑞光塔发现“真珍堆漆舍利宝幢”一座,其工艺精致,造型精巧,纹样生动,据考证,均为温州所制品。温州泥塑工艺历史悠久,从找到的一件最早的泥塑堆漆文物,温州仙岩塔发掘出来的泥塑堆漆梳妆盒来看,造型精巧,纹样生动,是北宋元佑年间(10861094)的产品,距今已经有900多年的历史。

另外两宋时期温州的戗金漆器发现,令当今艺人刮目相看。1978年在江苏武进南宋墓中发现三件木胎戗金漆器,被学界称之为“前所未见”,甚至改变了人们对宋代漆器的看法。三件漆器分别为《出图游》戗金朱漆盒,不论人物、花卉的构图都很疏明,盒内朱书“丁酉温州五马钟念二郎上牢” ;另一幅为《园林仕女图》画面内有“温州新河金念五郎上年朱书” ;还有一幅为《柳圹图》,是戗金与堆漆两种技法结合工艺,增强了花纹的装饰效果,画内有朱书“庚申温州丁字桥巷廨七叔上牢”。上述实物工艺水平非凡,据史料记载,两宋时,温州设全国各地漆器专卖店300多间。可见,两宋时期温州漆器,也达国内登峰造极之水准,号称“中国第一”。

尽管如此,很多工艺都会随着时代的变迁和不同时期人们对美和艺术有着不同层次的认识及不同高度的欣赏……工艺也是随之演变和发展。有些工艺渐渐落幕,消失在人世间;有些工艺发生了很大的革新,渐渐被人继承和发展!

不管如何,都是时代造就的!

我试着将写意国画和工笔画溶入在一个画面,试着把张大千的泼彩风格参合进去,试着再从中孤立一朵莲花!或孑孓独立,或受风雨摧残而坚韧不拔,或在繁华或闹中远去……取其禅意。

我所做的似画非画,亦塑非塑!无门无派!……只是单独成一体,无依无靠!

话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到“瓯塑”!

什么叫“瓯塑”?

具有温州特色的堆漆泥塑工艺,被简称为“瓯塑”。

瓯塑是浙江省政府认定首批“浙江传统优秀工艺美术品类”之一,列入省级重点保护项目范围。2006年列入第一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67日,瓯塑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尽管如此,我还是单独把自己隔离出来,与这俗世间远去,我的作品叫【青弘•泥塑】或者什么都不叫,什么也不算。就只当当寻求远方的知音,偶尔收藏我一幅作品以糊口而已。

我,是青弘。一个流浪者,一个对文学和艺术的痴迷者,热爱者,仅此而已。

作者简介

青椒先生:(青弘)字昕睿,号如是道人。出生于浙江温州,曾任教若干年,中华诗词学会、中国书画家协会、作家协会会员。曾在温州瓯海文联、人民日报《三农内参》工作,又为中国骈文网副主编,世界汉诗协会常务理事。

淳朴的瓯越渔家在心灵中绽放了憨厚的笑容,外公的草药背篓诠释着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自幼无拘无束,畅游在庄周梦蝶的童话里,由此走上了云游山河的路程。古寺的长老、深山的道士、民间的艺人都可得到寻找的答案。无论春夏秋冬,不管山林城镇,始终在文字与书画中欢舞,一时也奔跑进泥巴塑造的净土。写过诗、画过画、撰过文、塑过泥;寺院里进过香积厨,道观里睡过祖师洞。


登录
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还不是会员?手机登录